文章分類

食品安全 自由軟體

有關阿原記事本

阿原,江易原,記下一些事情跟朋友們分享,也留下自己學習與成長的紀錄。教學課程網請見 "阿原小站" 還有阿原開放式課程以、阿原教學影片阿原生活影片阿原創新顧問公司
版權:除特別聲明外,本網站之照片及文字等,皆為版權沒有 (public domain),歡迎使用
*本站累積不少教學與食品安全資料,請善用左上角的網頁搜尋功能

2017/09/30

阿原談亞斯伯格人格特質:從同學眼中的怪咖、醫生確認、到重新認識真實的世界




2011-12-13 阿原在亞東醫院 (本來要放收據的照片,但找不到,就選當天的照片)




結論一


2011-12-13 到亞東醫院,請方凱企醫師進行診斷。

老婆陪我到亞東醫院找方醫師,談了約 20 min
最後我問方醫師,他說:「有達到標準.....」
只是 6 個方塊,我的方塊比較小......



段落 A

一直想寫,但是沒有動力,直到20170928 凌晨,聽到 youtube  鄭弘儀訪談

《寶島全世界》專訪 卓惠珠 談亞斯伯格症

尤其是聽到卓老師說明她那疑似亞斯的老公,糾正他不是三個月學會韓文,是三個月又幾天,阿原就笑了,阿原就是這樣的人,說給老婆聽,阿原老婆也贊同。感覺緣份到了,分享個人的情況。

就來寫這篇。現在依照時間順序說明故事。

1.  學生時期,阿原自認為不是特殊的人,就跟一般人一樣,不過,常聽到同學認為自己是怪人 (想法與多數人不同),尤其是上了大學。(當然這是我對自己的敘述,也許我的朋友來看,可能跟我的說法不同)

2.  到了 2006 年,當時在美國讀博士班,無意中看到了有關亞斯伯格症的中文文章,發現自己有幾點符合這樣的症狀。

3.   菜鳥的我,上班才七個月,突然被校長指定接系主任 (2011-03),於是想要好好做事,回報上級沒想到自己過於堅持原則,笨到不知道環境的險惡,被一群人惡整,與部份的人有人際關係的負面互動 (當然,也有支持與肯定自己的同事與長官)(這事情也是我去找方醫師的主因之一,為何自己不願意跟多數人一樣去拍馬屁、和稀泥、搞公關、投靠派系? )(事後來看,這就是柏楊口中的醬缸文化,若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依然不會去拍馬屁、和稀泥、搞公關、投靠派系,但我會設法避開一些事情,減少自己成為箭靶的機率)。

4.  2011-11 自閉症協會廖秋穗會長的演講,結束後,我到講台前請教,我就說我自己覺得有亞斯伯格的現象,但是她說不像,我後來 email 請教。請他推薦我幾個醫生進行,我就選擇到亞東醫院進行鑑定。

5.  2011-12-13 找老婆陪我去,老婆全程都在,都聽到我跟醫生的對話。

6.  當天晚上回 email 給會長

Dear 廖會長,

1. 今天上午 (12/13 Tue) 老婆陪我到亞東醫院找方醫師,談了約 20 min
最後我問方醫師,他說:「有達到標準.....」
只是 6 個方塊,我的方塊比較小......

困擾我的問題,終於得到答案,雖然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但是還是有失落感.....原來我一直認為的事情,以為大家都該這樣的事情,事實上不是這樣,因為那是基因問題。 

從 2006 年以來想做的事情,今天總算有個答案....

2. 接下來我想請會長推薦適合成人看的 AS 書籍 (或網站),我也該從新認識這樣的人和特質。

我想是這是上帝指定給我的任務,我就該好好去執行。

3. 等這學期告個段落,我跟老婆會去基金會拜訪會長您,之中需要協助的,請 email 給我。

謝謝會長的幫忙,日後需要案例宣導的,請告訴我,我不會隱瞞太久,等我做好心理準備,我會適當的公開這件事。


沒想到,近 6 年後才又想到這件事。

7.  當時我有個很有趣的心理狀態改變。在找醫生鑑定之前,我非常肯定我就是,醫生說符合亞斯伯格症的 criteria, 之後,我覺得我應該不是.....(如上方回應給廖會長的內容) 後來事情多,也沒有多想這些事,生活壓力也大,加上自己有志難申,就沒有多想這件事。

8.  2012 年,老婆懷孕了,有次去參加自閉症協會的活動,廖會長就提醒,等我們寶貝出生,有部份的機率會是亞斯伯格症。所以我一直密切注意寶貝的發展情況。



段落 B

1.  阿原跟人家講話時會對看,可能就這點就對鑑定扣分。

2.  阿原某些時候很隨和,某些時候很堅持 (當然,老婆不是這樣想。同事也不見得這樣想)

3.  檯面上的法律法規 (如交通法規),我很少觸犯。檯面下的潛規則,我很少不觸犯的,都是會有旁人私下提醒,才知道自己做出白目的事。

4. 尤其在亞東醫院之後,知道自己該重新認識這世界,尤其是潛規則大於檯面上的規定的今日台灣。慢慢的學會和稀泥,生存才是最重要的。

5.  老婆說我的個性一板一眼,比較像德國人,應該去德國發展。我也想,若有朋友願意介紹工作,我真的不適合待在台灣,這個視法規如無物的國家。應該不是說會遵守法規的歐洲人就是亞斯伯格人格特質比例比較高的地方,而是台灣這奇特的地方,國民所得兩萬,但是素養卻像只有八百。

6. 不需要講到亞斯伯格症就想到貝多芬、愛因斯坦、賈伯斯或是柯文哲 (謝謝柯文哲在 2014 年,為台灣帶來對亞斯伯格格特質的認識)。我不是天才,我是靠苦讀的,更重要的是,升學過程中,遇到幾位貴人,也有好運氣。

7.  真的要說怪,我自認為幾件事情:
   a.  我高中肄業,應屆考上大學。我都在準備聯考,只是不喜歡學校的進度。細節講會另外說明。
   b.  以非資訊背景的我,因為認同理念,從 2006 年起全面改用 Linux 到現在,這樣的行為不到人口的 1%。
   c. 天生多數事情慣用左手,但是後天部份的生活習慣北強制改右手,小時候母親到幼稚園找老師,約高中時候才知道當時母親是交代老師不要讓我用左手寫字。不過這不算奇特,因為佔人口比例約 15%。

 8.  補充說明一個可能是怪怪的例子。阿原國中二年級的時候,歷史陳慶恩老師說,你以後比較適合念台大,不要去念師大, 師大太保守了。(當然他應該是從我的表現的個性來建議。不過加上高三因為我不理會學校的進度,跟一部份的老師鬧的不愉快,威脅我要記大過。所以大學志願卡,有關師字輩的學校,我一個都沒有填,因為當時認為,師範體系就是頑固保守的代名詞。事隔多年,我發現,台大也很保守,這是人性,是民族性,跟哪所學校關係不大)。事後想想,那個年代,有多少學生在國中時期被老師這樣說? 也許阿原從小就是怪怪的。

9.  阿原有個一般人看來很奇怪的行為:罵人有比例原則
   a.  若長期看阿原網路文章或訊息的,以教育來說,會發現,阿原幾乎不罵大學生,但是批評教育部,或是有博士學歷的人,或是有權力的人。很簡單,我很討多數人虛假的樣子,只會找弱勢的大學生開罵,卻不敢對真正問題的源頭批評。

b. 對週邊的人或長輩,有其不對應的行為,會先勸導,不聽就開罵。例如


對長輩們做衛教--阿原經驗談

不少長輩或長年人知道吸菸有害,這我沒意見,卻在室內吸菸 (這也是機車機車保養廠、廟裡、商店等常見的現象)。我就他們倒是戶外吸菸,幾次不聽,我就開罵。事實是那是人家家裡,我實在管太多,人家腦袋灌水,喜歡跟家人分享二手菸,我不應該多管。

長輩們有三高,我也說明該如何控制,有買五穀雜糧給他們,但是長輩們就是不聽,我就開罵:你倒下去不是我來照顧你,是你的孩子,你考慮清楚,若是倒下去就走,那是最棒,但是台灣人平均七年在輪椅或病床渡過,你覺得你是哪一種? ---事後發現跟我個人的人格特質無關,這是多數台灣人的劣根性,同時也是知識程度的嚴重落差。

10. 在重新認識這世界,仍有不少事情想不通,例如每天在路上看到很多人,願意冒著自己生命的危險或是可能造成他人危險,做出致命的交通行為,真的是無法理解。


結論二

1.  我個人認為,應該把亞斯伯格「症」,改成亞斯伯格「人格特質」,這不是病,這是基於基因而造成人格特質與多數人不同。2017-09 時跟一位醫生聊,他也認為是這是人格特質,不是病。

2.  根據網路的資訊,在 2015 年,泛自閉症的分類方式有所修正,亞斯伯格症已經不再獨立出來。

3.  寫這篇,且公開的目的:

  a. 分享個人經驗,分享老婆忍受我的經驗。雖然醫學鑑定的分類有修正,但是白目人數不會減少。透過經驗分享,希望對一些人有所幫助,尤其是白目人,及其另一半。

  b. 我也密切注意寶貝的情況,若遺傳到我的特質,我希望儘快採取對策。

 
歡迎讀者來信交流,但是先說明,我不是專家,有問題請找醫生。而且我不能代表其他相同人格特質的人。我只是臉皮厚,願意分享自己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