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食品安全 自由軟體

有關阿原記事本

阿原,江易原,記下一些事情跟朋友們分享,也留下自己學習與成長的紀錄。教學課程網請見 "阿原小站" 還有阿原開放式課程以、阿原教學影片阿原生活影片阿原創新顧問公司
版權:除特別聲明外,本網站之照片及文字等,皆為版權沒有 (public domain),歡迎使用
*本站累積不少教學與食品安全資料,請善用左上角的網頁搜尋功能

2010/12/26

2010年,教育部公費留學考試放榜了!


2010-12-26 20:08 刊出
本文版權沒有!


今年的公費留考已經在 12/24 放榜了


當然恭喜上榜的年輕朋友們!

阿原是九十年度公費生,回想當時,先在 2001 年的暑假考托福 (碩一升碩二的時候),符合報名資格的語文部份,年底參加筆試,幸運通過筆試後,在 2002 年初參加口試,在 2002/04 (碩二下學期) 的放榜,確定取得到留學美國的獎學金 (有些是碩士留歐,有些是留日的獎學金)。2002/06 碩士班口試、畢業後,到台大化學系當有機化學助教,一邊準備出國的事情。

現在想起來已經過了這麼多年...

給上榜的年輕朋友們一個建議,既然是拿國家的獎學金,一定要申請好一點的學校,例如我在化學系時的長官,劉緒宗老師的建議,找學校不用多,一共 10 個 就好,最頂尖的選三到四個,中等的選三到四個,退可守的三到四個。我的運氣不錯,申請三個我們領域前三名的學校中,就兩個給我入學許可,最後我選擇我們領域最有名的康乃爾大學就讀 (當然有些我認為中等以及退可守的學校,有的有錄取我,有的拒絕我,所以很多事情不是我們想像的那樣但是一定要試才有機會)。並在 2003/08 出發到美國。

當時我跟課程的老師邱聖賢分享這樣的消息,他建議既然心中的第一志願已經給入學許可,沒有必要等所有的學校,即使他們給你入學許可,你還是要跟他們說不去,不如提早說,讓他們在可以在運作上更省事,讓後面等申請人更早知道消息,事後想想,邱老師這樣作的確是有修養。改天再來分享當年申請學校的「過期」經驗談。



附註:
1. 每年教育部每年的政策或是規定可能不同,請有興趣報考公費留學考試的朋友們務必詳讀最新的規定。

2. 寫到一半,電視剛好播出胡適的故事,他當年是拿政府公費的康乃爾大學,起先學農學,後來發現拼不過美國同學,他才改學哲學。

2010/12/24

原來美國禁止豬血糕的新聞是誤傳


2010-12-24, 20:07 貼出
本文版權沒有。我國的憲法規定,人民有納稅、服兵役、受國民教育以及加入健保的義務 (健保部份請見憲法增修條文)。但是沒有法律規定,人民的著作或創作一定要接受著作權的保護。


學期初跟同學們討論到這則新聞,我告訴學生們,對於我國媒體強調豬血糕的可口美味,這一招對美國政府沒有用。如果美國政府認為製作過程衛生有問題,那就改善衛生,才有機會解禁。若像畫面中的人物,大口大口吃著豬血糕,除了讓台灣人流口水外,是無法改變美國政府的禁令 (我也很喜歡吃豬血糕,但是「我喜歡」與「要改變美國對豬血糕的態度」是兩回事)。不確定是不是搞錯方向,或者有些改進的事情尚未拍出來,只拍幾個民眾大口吃豬血糕的畫面是沒有用的。



看到這新聞,才知道原來美國沒有禁止。

那我很好奇,之前的新聞是誰發出來的?是故意,還是誤發?若是誤發,是否有人要出來道歉?不然若影響到豬血糕的銷售,那些業者不就很委屈?在影音新聞中,且美食專家胡天蘭也對豬血糕有所批評,現在看起來會不會很尷尬?

找個時間應該跟學生們說明目前最新新聞的情況。只是我很好奇,過一陣子,新聞會不會有不同的發展?


附註:
我在美國的時候,只有到亞洲商店才能買到豬血糕,那時候沒有聽說禁止的消息。

2010/12/22

好久不見--冬季大三角


本文在 2010-12-22, 21:07 刊出
除了使用的螢幕截圖有其原本之授權 (應該是 GPL 自由授權),筆者無權變更外,本文版權沒有,歡迎使用。說明: GPL 授權之著作 (例如本文使用的天文軟體),使用者可以使用、散布與轉寄、修改、進行商業用途。

12/08 晚上九點多,在戶外散步,看到一顆很亮的星,我以為是行星,但是稍微低了點,仔細看週邊的星星,看到獵戶座,就知道是冬季大三角中的是天狼星。另一側的亮星則是木星。

不曉得是最近晚上的天候不好,雲很多,或者是工作很忙......還是我的藉口很多,沒機會看到冬季大三角。我的照相機設備很差,無法照下來給讀者看,所以我使用天文軟體來說明。


時間設定在 2010-12-08 22:00。這比較接近當天我看到的情況 (當天可以看到獵戶座腰帶的三顆星,但是看不到其他的暗星)。我加上紅色的線,比較容易看出冬季大三角是怎樣的位置。


若您無法想像獵戶座、小犬座、大犬座,那軟體上那加上星座連線,可以想像了嗎?


  如果您還是無法想像,利用軟體中加上星座圖像的功能,這下子很清楚吧!

國中時的國文補充教材提到:不要只顧著趕路而忽略沿途的美景。 但是仔細想想,現在人的生活壓力大,我們真的有機會停下來看看路邊的風景,以及天上的星星嗎?我認為,想看的人,就會看,緣份未到的人,就是忙。

  附註:
1. 這次使用的軟體
a. 天文軟體: Stellarium 0.10.5 版 (可以合法免費使用,請讀者自行搜尋相關說明)(官網:http://www.stellarium.org/)
b. 螢幕擷取軟體: Ksnapshot 0.8.1 版
c. 修改圖形: Kolourpaint 4.5.1版
d. I use KDE 4.5.1 on Ubuntu 10.10 for the above work.

2010/12/15

即日起,改用 KDE

2010-12-15, 22:22 發布
本文版權沒有,歡迎使用。


12/11 參加 Ezgo 聚會,在緯哥的推薦下,晚上回到家就立刻安裝,換用 KDE。之前聽說 KDE 4 不穩定,加上我已經不像博士班時,有問題可以自己去找答案,因此成為騎牆派,或稱西瓜派,就是哪個介面用的人多,就往哪邊靠。

當天緯哥介紹了 KDE 4.5 的操作,我發現除了畫面漂亮,功能的整合真的比 Gnome 好,應該要讀書備課的晚上變成 KDE 嘗鮮 party。其實這不是我第一次用 KDE,我第一次使用是在博士班時 (應該是 2006 年時),使用台南縣網的 B2D-KDE,後來跟個系統預設的介面 Gnome。也有人說,Gnome的進步實在不夠快,還是 KDE 令人驚豔。

這次的試用,真的是沒話說,不過目前有個問題,就是找不到外接單槍時的設定方式,因此原訂 12/13周一要在課堂上展示 KDE 的美,就因為我的笨拙,就延後了。後來找到 Nvidia 的應用軟體,所以下次可以試試看。下次再來分享使用 KDE 的心得

附註:
1. 若朋友們不曉得 KDE Gnome 的差別,可以上網找。
2. 我盡量忍住,不要這麼早在部落格出現旗幟鮮明的用字,就是 KDE 與 Gnome 所附在的軟體上。
 


我用四個桌面,第一個桌面是主要工作的地方


第二個桌面是天氣、日曆與時鐘


第三個桌面是我常放古典樂的地方
第四個桌面,我還沒想要怎麼用

2010/12/04

讀文感想:好像不是這麼簡單
洪蘭:摘去標準答案的緊箍咒

2010-12-04 22:09
除了所引用的資料有其原始著作權保護方式筆者無權變更外,本文版權沒有,歡迎進行任何形式的使用。


洪蘭:摘去標準答案的緊箍咒 (天下雜誌第436期)

我在前一篇提到,對於洪蘭教授的看法,我完全認同,對於要培養科學家,真的是要給予適當的自由,而台灣的教育,不只是該文章中提到的小學,連研究所的教育也是這樣,沒有給學生自由的思考空間,這對培養科學家不是好事。

但是換個角度來看,我們仔細想想,台灣需要多少的科學家?若全國人口的 50% 是科學家夠不夠?  若不夠,那 80% 夠不夠?

若真是如此,那基本工作就會有斷層,例如我們使用的電、自來水、天然氣、道路等都需要專業的人員為大家服務。若就業人口中有很高比例的人是科學家 (工商業界的研發人員也算是科學家),那誰來從事農業、工業、商業等相關工作?

我們去逛超市,逛夜市,誰來為我們服務?

我們搭高鐵、客運到墾丁或是搭火車到花蓮渡假,誰來開車?誰來進行道路維護與安全管制?誰來進行渡假的相關服務?

若半夜發生車禍,送醫院急診,是誰要開救護車?是哪些人員要對傷者進行醫療處理?

人難免會走到最後一步,是誰來協助大體及後事的處理? 10 年後誰來幫忙撿骨?

科學家為我們作上面提到的服務嗎? 我們真的需要這麼多的科學家嗎?

孩子們真的想要成為科學家,或者那是爸媽一廂情願的想法?他們當了科學家就會比較快樂嗎?

科學家重要,藝術家就不重要嗎? 台灣的教育不利培養科學家,難道就有利培養藝術家?

以人格特質與人口分佈的角度來看,適合當科學家的比例可能不高,但是爸媽期待自己的孩子當科學家的比例卻很高。難道除了科學家,其他工作都不是人做的?


我自己在美國唸書的時候,感受到,美國人對每個職業都尊重,例如消防隊每年都會有活動,向中小學生介紹他們的工作,而不少孩子也認為消防隊員是英雄。但是若是在台灣,有孩子說:「我要當打火兄弟!」,恐怕會引起家庭革命,因為士大夫的觀念下,那些工作都是爸媽看不上眼的。話說回來,若是發生火警等事故,多數人會立刻打給消防隊,因為我們認為這些火警問題,只有依靠消防隊的專業才能解決。這是很矛盾的事情,肯定他們的專業,卻又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從事這樣的工作。

在台灣大家都認為大學教員是值得最尊敬的,我們看到教授都畢恭畢敬,這樣的場合,旁觀者很容易分辨出誰是大人物,誰是小人物。但是我在美國看到不是這樣,很多大牌教授都很友善,無論是助理、技工、清潔人員,大家都能融洽相處,不易從人跟人的互動來推斷誰是教授,誰是職員。跟一位在美國的業界有多年經驗的同事聊到,即使是大公司的主管,也是很客氣。因為無論工作內容與收入,他們認為工作就是工作。

對於各種職業的尊重,台灣人的觀念還是有改進的空間 (當然現在比我還是中小學生時已經改善很多),但是還是老話一句,正當的工作就是工作,不用去過度分類、貼標籤、分好壞。

有位前輩說得好,台灣教育要培養人才,重點在「適才適用」,不是所有的人都往醫學院或是熱門科系就讀,但這需要數十年的時間才能改變這樣的舊觀念。

父母親也要改變心態,不是一心期待孩子可以成為科學家,一旦在台灣的升學體制下,成績上沒有亮眼表現,才在失望的態度中,看看孩子可以作什麼工作。何不多觀察孩子們的興趣與能力,找到適當的工作會比當科學家更有表現 (而且科學家的收入不見得比較高)

回到洪蘭教授的文章,我們需要這麼多的科學家嗎?真的所有人都適合當科學家嗎?如果沒有追根究底的精神,那該從事什麼工作?

親愛的洪教授,我也勉強算是半個科學家,我當然知道您要說什麼,但是除了科學,這世界還是很大。科學的興起與逐漸成為主流是在 150 年前,更早之前的主流是藝術與神學。現在大家注重科學,那 200 年後的人會注重什麼?科學有這麼重要嗎? 我不懂,我真的不懂!


附註:

1. 改天我去找先進國家工作人口中的工作屬性分佈,有機會再來分享。

2. 大三的時候,林璧鳳老師曾在課堂上說:「書讀越多、知道越多,不會越快樂」。上週的課程,我也在課堂上從食品發展的方向,談到社會上有人很關心台灣糧食自足率過低的危機,但是這些比全球暖化更急迫的危機,政府卻都不談這些事,因此我才說了林老師的那句話。不過我倒是不擔心他們因為聽到這樣而打消考研究所的念頭,因為我沒有這樣的影響力。

3. 大家習慣尊敬官員或是教授,但是靜下來想,是他們做了什麼貢獻或是值得尊敬的事情?還是我們已經習慣服從權威?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可以看到這部份,台灣可以進化到美國那樣子。希望一般人對某些人的尊敬是依照其貢獻,而不是頭銜。